部实施的其他羁縻笼络政策,将嫩科尔泌成功转化成盟友

2019-12-19 16:58栏目:新闻资讯
TAG:

导语:努尔哈赤面对昔日的劲敌用联姻的方式,将嫩科尔泌成功转化成盟友

导语:由于部落内外部的压力下,奥巴台吉的部长地位发生了明显变化

导语:皇太极对嫩科尔冗、部实施的其他羁縻笼络政策:增加各种物资赏赐

根据史籍记载,清太宗皇太极有名号的后妃共有十五人,在这十五位后妃中,有七位来自蒙古草原。其中地位最为尊贵的“崇德五宫后妃”,全部是蒙古族女子,并且有两位是寡妇。那么,贵为天子的皇太极干吗娶俩寡妇呢?这不得不从清初的满蒙政治联姻说起。

合撒儿后裔嫩科尔泌部贵族中率先与努尔哈赤联姻的人是纳穆赛次子明安,他是16世纪末17世纪初嫩科尔泌部左翼重要首领,势力和影响力不亚于其长兄莽古斯扎尔固齐诺颜。另一件事就是将女儿嫁与努尔哈赤,开启延绵三百年的满蒙联姻先河。嫩科尔泌部与爱新国早期关系以武力对抗为主,这种关系尤以1593年“九部之战”为标志。嫩科尔泌部翁古代、莽古斯、明安三人领科尔沁、锡伯、卦尔察兵,联合叶赫、哈达、乌拉等部攻打建州女真之主努尔哈赤,史称“九部之战”。

天命十一年八月,爱新国国主努尔哈赤去世,嫩科尔泌部领主奥巴只派遣一个小班第牵一匹老马前去应付爱新国国葬。其后,爱新国送舒尔哈齐之女到嫩科尔沁部与奥巴完婚,奥巴仅送八匹有鼻疽病马作为聘礼。天聪元年六月,蒙古敷汉、奈曼离开林丹汗整部投到爱新国军事联盟,扎鲁特、巴林二部则投附嫩科尔泌部。扎鲁特部有位台吉桑图者,父母投爱新国,而桑图本人则投附了嫩科尔泌部。皇太极向奥巴提出索要桑图,嫩科尔泌部首领奥巴反而致书皇太极。面对奥巴台吉的压力,天聪汗采取与嫩科尔泌部左翼诸台吉单独举行盟誓的措施,将“不与察哈尔合”、“不与明朝为伍”的盟约渗透至整个嫩科尔泌部。

爱新国采取的羁縻笼络措施中物资赏赐显然占据重要地位。所起作用,即符合了嫩科尔泌部为首的蒙古贵族们的物资上的基本需求,也增进了其归属感和心理满足感等。天聪二年九月,嫩科尔泌部噶罕送其女与额尔克楚虎尔为婚。这是爱新国对当时大多数蒙古贵族的没落心态采取的物资鼓励措施,以至于嫩科尔泌方面有些台吉“嫁女只是为了通好贸易”,联姻本身变成一种变相的买卖。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十八年婚盟之战埋葬“叶赫老女”

科尔泌的损失最小,战争结束后又获得锡伯和卦尔察等部领属权。建州女真人厚待科尔泌俘虏,其明年,“科尔沁部蒙古明安贝勒、遣使通好。”双方虽矛盾冲突不断,但出现“蒙古国诸贝勒通使不绝”的新景象。努尔哈赤率先向嫩科尔泌提出联姻要求,而嫩科尔泌部也很快作出了回应。选择嫩科尔泌左翼正在幅起的三大领主作为联姻对象,表明努尔哈赤的联姻政策明显具有针对性和选择性。努尔哈赤本身有蒙古血统,并清楚“蒙古集聚则成兵”和“蒙女所生子亦贤11”的道理。

天聪元年正月二十七日,与吴克善、巴特玛盟誓;四月二十日,与左翼另一首领孔果尔老人盟誓。左翼诸台吉私自与爱新国联盟,使得奥巴的权威大为削弱,嫩科尔泌内部统一力量受到进一步挑战。从天聪汗致书嫩科尔泌部左翼台吉伊勒登、索诺木,谴责二人乘土谢图汗迎回格格之际,抢夺其所属三十户扎鲁特人,又乘满珠习礼去往爱新国之际,抢掠其麾下女真、卦尔察人等不轨行为,亦可看出嫩科尔泌内部的诸多不和之状。天聪二年九月,天聪汗皇太极以征蒙古察哈尔国,遣使嫩科尔泌、瞎喇泌、敷汉、奈曼等部,约会兵之地。

随着嫩科尔泌部与爱新国之间联姻的增多,嫩科尔泌诸台吉皆与爱新国皇室建立起了牢固的姻亲关系,双方间的亲戚走动也多了起来。爱新国以物资赏赐鼓励这种亲戚间的往来“以伸戚谊”,使得嫩科尔泌部上层与爱新国关系愈发频繁和牢固。天命八年五月,嫩科尔泌部台吉桑噶尔寨舅舅之女嫁多尔衮。明安台吉诸子屡与爱新国作对,因而,此等赏赐既有经济上的扶持,也有政治上的安抚等多重意义。天聪三年闰四月,爱新国中宫大福金之母嫩科尔泌部大妃来朝。皇太极率大贝勒阿敏、莽古尔泰及诸贝勒出送十五里,设大宴相送。

首先,让我们先来回顾一下努尔哈赤的婚姻状况。

图片 5

图片 6

图片 7

努尔哈赤的妻妾见于史籍记载的共有十四人。这十四个人中,有七位妻妾的纳娶,是政治联盟的结果。而其余的妻妾,也大多来自不同的部落。从中可以看出,在统一女真部落的过程中,努尔哈赤的婚姻作为政治联盟的手段,起到了不容忽视的作用。

也深知只有从血缘和心理上实现女真人与蒙古人的族群一体化,即“建立满蒙亲缘关系,促进满蒙亲谊情感”,才能更好地实现他所奉行的“女真人的蒙古化”策略。因而选择与满洲接壤风俗文化接近,祖上有过长期交往的嫩科尔泌部为突破口,多次表示"满洲蒙古,语言虽异,而衣食起居,无不相同,兄弟之国也”,施展和亲手段,亲近拉拢嫩科尔礼、部。努尔哈赤与明安开启的联姻先河为嫩科尔泌和女真人的关系出现缓和起到积极作用,也为以后嫩科尔泌部与女真人的联盟铺平了道路。到天聪汗后期,崇德朝开始,嫩科尔泌与大清朝皇室、宗室间联姻才步入互为嫁娶阶段,即真正意义上的满蒙联姻。

只有土谢图汗奥巴、扎萨克图杜棱、满珠习礼、巴敦四名台吉率其兵起行,又不与爱新国大军会合,自行劫掠察哈尔。问题在于,此次出征察哈尔是奥巴洪台吉“抱怨于察哈尔,屡遣使来约”之结果。少数嫩科尔泌部台吉出兵同行,期间满珠习礼询问会师之所,奥巴不实指其处。掠毕察哈尔,满珠习礼、巴敦又领兵自行与爱新国会师等显示嫩科尔泌内部不和谐因素在扩大。更有甚者,发生不与爱新国为伍的嫩科尔泌部台吉带领属民投奔察哈尔之事。内耗使奥巴地位迅速降低,从而被动接受爱新国处罚。

天聪七年五月,嫩科尔泌部额附满朱习礼所聘格格在盛京生子。皇太极以伸戚谊,诸贝勒等亦各出马或鞍辔、腰刀相赠。七月’天聪汗以亲戚之礼赐额甜满朱习礼及格格。“以伸戚谊”的物资鼓励诱使嫩科尔泌部台吉每到元旦或皇帝、皇后、太后等的诞生之日争相涌向爱新国都城,争取诸多物资赏赐。天聪二年九月,爱新国以征蒙古察哈尔国,与盟誓的蒙古各部会于所约之地。嫩科尔泌部诸贝勒拒绝出兵来会,惟土谢图额谢奥巴、哈谈巴图鲁、满朱习礼等率兵起行。

明万历五年,十九岁的努尔哈赤遵父母之命与佟佳氏成婚,开始自立门户。万历十二年吞并建州女真的栋鄂部、苏克素护河部后,先后纳庶妃钮祜禄氏、兆佳氏、伊尔根觉罗氏为妾。明末时期,建州女真异军突起,成为当时女真族最为强盛的三大部落之一,努尔哈赤的统一事业达到了第一个高峰期。同在三大部落之列的哈达部、叶赫部为了各自的利益,先后与努尔哈赤联姻。万历十四年四月,哈达部首领歹商将妹妹阿敏格格嫁给努尔哈赤,这就是努尔哈赤的侧妃哈达纳喇氏。万历十六年九月,叶赫部首领纳林布禄将妹妹孟古姐姐送往建州,与努尔哈赤完婚,这是皇太极的生母,当时贵为大福晋。

图片 8

图片 9

图片 10

万历二十五年,努尔哈赤的统一事业达到了第二个高峰期。这年春天,海西四部与努尔哈赤结成婚盟。这次会盟,叶赫部首领布扬古表示愿将自己的妹妹东哥许配给努尔哈赤。东哥就是史上着名的“叶赫老女”。她的美貌被亲生兄长当作筹码,在这次会盟中赠给了努尔哈赤。可是会盟过后,布扬古却迟迟不送妹成婚。几年过后,布扬古竟将东哥又许给乌拉部首领布占泰,在遭到婉言谢绝后,再次将东哥许给喀尔喀蒙古贝哈达尔汉贝勒之子莽古尔代。后在万历四十三年,将已经三十三岁的东哥嫁给莽古尔代。

率先开启满蒙联姻先河的嫩科尔泌部从众多蒙古部落中脱颖而出,成为“荷国恩独厚”的外藩蒙古首部和外戚势力核心。乾隆二年,清朝定制“备指额謝”制度,将蒙古额謝的选择范围限定在漠南蒙古七部十三旗。嫩科尔祐左翼三大台吉与努尔哈赤父子的联姻,顺利地将爱新国与嫩科尔泌的关系从敌对转向盟友。此吋的嫩科尔泌与努尔哈赤联姻有以下几个特点。首先,明安等的联姻只是将嫩科尔冗、女嫁与爱新国,而爱新国女嫁到嫩科尔泌之例子很少有之。另外,壬子年,被努尔哈赤称作“三为婿,七与盟”的乌喇贝勒布占泰“以辦箭射聪睿恭敬汗所赐之女娥恩哲格格”,引发战争。努尔哈赤撤兵后布占泰又“欲囚太祖二女”,天命六年八月,略尔略部落以畜产一万赎介赛贝勒,又送其二子一女为质。联姻刚开始时,嫩科尔泌部存在“被动联姻”或嫁到爱新国之嫩科尔泌女子具有“质子”性质的可能性。

天聪二年十二月初一日,天聪汗遣索尼、阿珠瑚赍书奥巴台吉,大兴问罪,天聪汗对蒙古首席盟友嫩科尔泌部的态度明显有“打击右翼,扶持左翼”之特点。孔果尔、满珠习礼等左翼台吉在明安、莽古斯开启的满蒙联姻基础上,依靠地域地理等优势率先与爱新国建立起牢固的盟友关系,赢得与右翼相抗衡的政治资本。天聪汗则在嫩科尔泌内部扶持、培植亲信,以左翼的力量控制右翼,将奥巴台吉传统权利进一步削弱。天聪三年正月,嫩科尔泌部首领奥巴台吉至盛京,面见爱新国新主天聪汗皇太极。此行是对天聪汗遣索尼、阿珠糊赍书列其“罪过”的回应。在外有察哈尔林丹汗的压力,内有左翼诸台吉的强势崛起的内忧外患重压下,奧巴洪台吉只能前往盛京面见爱新国主,接受违犯联盟誓言的处罚。

土谢图额謝奥巴率所部兵侵掠察哈尔国边境后自行还师,没有前来与爱新国联军会师。满朱习礼、巴敦二人以所俘获前来会合。这成为爱新国笼络嫩科尔泌部各色台吉最好的口实,遂赏赐二人“财币、蛇马、牛羊甚多”,又赐满朱习礼达尔汉巴图鲁号,巴敦达尔汉卓礼克图号。达尔汉号虽只是恩爵,却有“世袭罔替”和“男人呼其旧名,则罚鞍马,妇人呼其旧名,则罚捏折女朝褂。行兵令居前,从猎令居中,免其驿马、干粮”等诸多特权和“给银二十两,缎四”的固定俸禄。因此,此举可理解为变相的经济赏赐。天聪六年,爱新国联军围攻明朝大同、宣府边外。

东哥在这场长达十八年的婚盟之战中耗尽了青春,出嫁一年后便病故。而努尔哈赤视布扬古的毁婚为奇耻大辱,从此与叶赫部势同水火。

图片 11

图片 12

图片 13

皇太极后妃一半是蒙古女子

其次,此时的嫩科尔泌与爱新国联姻只限于左翼明安家族的几位大首领,右翼诸台吉仍与努尔哈赤为敌。天命八年正月二十一日,嫩科尔台吉奥巴致书努尔哈赤,嫩科尔泌左翼诸台吉嫁女努尔哈赤父子之举,右翼奥巴也没有表示反对。“被动联姻”的明安家族积极利用联姻手段,依靠努尔哈赤军事、经济方面的扶持,增强了自身实力,为对抗以奥巴为首的右翼台吉的挤压,积累了充足的资本。而努尔哈赤则通过联姻为手段,刻意输入成吉思汗之弟的孛儿只斤血统。嫩科尔泌部与努尔哈赤的联姻中,也存在左翼诸台吉为得到所需物品而积极进行联姻的可能性,即达力扎布先生所说“嫁女只是为了通好贸易”。努尔哈赤及其继承者们迎合嫩科尔泌方面的物资需求,对有联系的台吉们赉予充盈的物质馈赠,使得联姻充满唾手可得的物资诱惑。

皇太极没有以迎接“异国之贝勒长”之礼迎接,只是率领三大贝勒及诸贝勒出城迎十里。此见面礼也与努尔哈赤时代有所区别,象征地位平等的抱见礼被遥拜、跪行所替代,嫩科尔泌部领主被爱新国视为臣民之列。天命十一年十二月,嫩科尔泌部于察哈尔国、睹尔嗜部失去牲畜,自遣巴牙尔图往索之事被天聪汗斥为“私与察哈尔为伍”之行为。当时正是双方在争夺联盟主动权、支配权的关键时刻,尚未掌握联盟绝对支配权的天聪汗只能对违约者说出“因我与尔曾盟誓天地,结为姻亲,故直言无隐耳”等语,没釆取进一步惩罚措施。随着爱新国在联盟中地位的提升,嫩科尔泌左翼崛起后奥巴台吉在联盟中之地位迅速下降,天聪汗将嫩科尔泌部诸台吉私与察哈尔、明朝交往、贸易之事翻出,定为罪行处罚牲畜。

皇太极以所得财币布匹五之一赐土谢图额骄为首的嫩科尔泌部诸台吉。崇德元年十二月,嗜木尼汉部落叶雷等携牲畜而逃,清朝派八旗兵、外藩嫩科尔泌兵追剿。事后嫩科尔泌兵丁俄尔多木、纳木等以追击叶雷战功获达尔汉号,崇德皇帝复赐嫩科尔沁兵丁俄尔多木甲冑、雕鞍、撒袋、巧矢、鞋带、佩刀、帽、靴、衣服、马匹、锻布;纳木、卓礼克图、科鲁马哈锻布,命八家以次宴之一。这种丰厚的物资赏赐是嫩科尔泌部官兵每每攻伐拼死随征的动力。天聪汗为笼络人心大力扶持、赏赐嫩科尔泌部台吉。天命十一年八月,努尔哈赤驾崩。嫩科尔泌部诸台吉亲往或遣近臣子弟来吊。土谢图汗奥巴派遣一名下等班第敷衍爱新国国丧。此举被天崇汗视为负恩,列为奥巴台吉"九宗罪”之一。

明代后期,漠南蒙古的林丹汗和炒花等,与明朝缔结了共同抵御后金的盟约,从地理位置看,漠南蒙古位于后金右翼,对后金进入辽沈地区有牵制的作用。努尔哈赤利用漠南蒙古各部的分裂和内讧,以武力征伐和征抚并用,先后逐一征抚漠南蒙古。而漠南蒙古的科尔沁部,成为努尔哈赤最先征抚的对象。经过几个回合的较量,科尔沁部撤兵请盟,联姻结好。

图片 14

图片 15

图片 16

图片 17

天命十年二月,嫩科尔泌寨桑贝勒遣子吴克善台吉送女与四贝勒为妃。因吴克善台吉亲送其妹,优待之。天聪二年九月,嫩科尔泌部噶汉送其女与额尔克楚虎尔贝勒多铎为婚。诸贝勒郊迎,设筵宴,入城,八旗以次宴之。就像恩格斯所指出的“对于骑士或男爵,以及对于王公本身,结婚是一种政治行为,是一种借新的联姻关系来扩大自己势力的机会,起决定作用的是家世利益,而决不是个人的意愿。”,通过联姻,嫩科尔泌部与满洲人建立起牢固的盟友关系,暂时摆脱参加“九部之战”的其他部落一样被吞并或灭掉的可能。明安台吉与努尔哈赤联姻后,双方联系明显增多。

“征察哈尔不赴,私回”属联盟出征律令范畴。天聪三年三月,联盟才定制出征察哈尔、明朝之时,各部出多少兵丁等具体规定。在此之前,出征是以各部台吉自愿为原则,嫩科尔泌部多数台吉遵循自愿原则未出兵。表明,爱新国在联盟中的主导权已今非昔比。但是,奥巴接受爱新国荀刻处罚,并非意味着嫩科尔泌部已归附爱新国。与爱新国联盟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试图得到爱新国的物质赏赐,至于履行联盟规约等则是次要的。

天聪三年正月,嫩科尔泌部土谢图汗奥巴以"知罪改过者”身份来见天聪汗。皇太极率领三大贝勒及诸贝勒出城迎十里,行抱见礼,赐以筵宴。归还时,皇太极率诸贝勒群臣饯之,越宿而还。其接待礼仪与天命汗接待奥巴之礼大致相同。从而,再没出现奥巴台吉违抗爱新国之命的事件。天聪六年九月,嫩科尔泌部首领奥巴病逝。去世前,皇太极赐“狐裘、黑狐帽、金鞋带、锻靴等”颇丰。天聪汗的赏赐起到了效果。天聪七年四月,应嫩科尔泌部大妃所求,天聪汗应允缚尔济台吉与贝勒阿巴泰女订婚。绰尔济所献物品粗劣不堪,所遣之人亦下等卑贱,引起皇太极愤怒。气愤之余,天聪汗命力士阿尔萨兰等殴辱掉尔济使臣。

万历四十年正月,努尔哈赤以科尔沁蒙古贝勒明安之女“颇有丰姿”为名,“遣使欲娶之”,明安贝勒于是不惜与其女先许之婿悔婚,而将女送来给太祖。努尔哈赤以礼亲迎,大宴成婚。于是明安贝勒成为蒙古王公中第一个与建州联姻的人,这使科尔沁蒙古更加倾向建州女真。

图片 18

图片 19

图片 20

万历四十三年,努尔哈赤又娶科尔沁郡王孔果尔之女博尔济吉特氏为妃。努尔哈赤不仅自己娶科尔沁两贝勒的女儿为妻,同时命令他的儿子们纳蒙古王公的女儿做妻子。仅万历四十二年,努尔哈赤的次子代善娶扎鲁特部钟嫩贝勒女为妻,第五子莽古尔泰娶扎鲁特部纳齐贝勒妹为妻,第八子皇太极娶科尔沁部莽古思贝勒女为妻,第十子德格类娶扎鲁特部额尔济格贝勒女为妻。

​入清后,嫩科尔泌部虽被分割成十旗,却单独组成一个盟,将自己的传统文化和土地所有权成功地保持至清末。尤其是该部贵族作为外戚势力核心又影响了清初五朝四帝一百年的政治走向,成为大清朝最为倚重的盟友和“自是为不侵不叛之臣”。努尔哈赤和继任者们则以“朕世世为天子,尔等亦世世为王”的理念经营“世缔国姻”,辅助厚赏优待、赐予特权、培植亲信等手段,将敌对的嫩科尔泌部转化成“列朝外戚,荷国恩独厚”的坚定盟友,成功地瓦解林丹汗势力,并最终入主中原,为建立大清王朝奠定了坚实基础。

​另外,在与爱新国进行长期的政治军事合作中,嫩科尔泌部进一步巩固了郭尔罗斯、杜尔伯特、扎赉特、锡伯、卦尔察、索伦、萨哈尔察等部的领属主权,逐渐变成幅员辽阔、人口众多并且有能力牵制察哈尔部的一个新兴强大的部落联盟,已成为爱新国与察哈尔部之间的最佳军事缓冲地带。所以,爱新国在没有彻底摧毁察哈尔国林丹汗之前,也绝不敢贸然“收复”嫩科尔泌部。奥巴台吉爱新国之行虽然降低了奥巴本人的身份和地位,但是在嫩科尔泌部与爱新国即将成为敌对势力的关键时刻他委曲求全,努力保持努尔哈赤时代所创的满蒙军事联盟的延续。因此,奥巴第二次盛京之行的本质可定性为“交少量的处罚保障军事联盟的延续性”。

​天聪八年五月二十日,额驸掉尔济及所尚格格还嫩科尔泌部。可见,天聪汗强硬态度促使掉尔济亲自前往爱新国“认错”,联姻得以继续。从天聪初年,天聪汗制定以嫩科尔泌部为首的蒙古诸台吉来爱新国都城“朝觐”的规定,此规定后来演化出外藩王公台吉定时朝见大清朝皇帝以示忠心的“年班”、“围班”的固定模式制度。刚开始,有嫩科尔泌部台吉对爱新国之举持抵制态度,采取“伤损骧马之力,前去请安”,却“往征之时弗来”的手段与爱新国周旋。噴尔珠赛特尔就是其代表。从天聪三年元旦以后,嫩科尔泌部诸台吉几乎没缺席过爱新国元旦朝贺,联盟内的其他蒙古部落首领们亦如此。入清后,蒙古贵族的朝觐更加频繁,驻京城的时间也变得愈发长久,有些王公、台吉则常住京城释馆,等候朝觐,增加了朝廷经济负担。顺治八年又定“各蒙古分为两班,循环来朝。”对朝觐者随从人数,赏赐物品等亦做出了明确规定,以规范化、制度化的措施减轻了朝廷负担。

尔后,第十二子阿济格娶科尔沁部孔果尔女为妻,第十四子多尔衮娶阿尔寨台吉女为妻。成为贯穿清王朝始终的满蒙联姻的开端。

据《清皇室四谱》第二卷记载,太宗皇太极有蒙古妻七人,占其后妃总数的一半左右;世祖福临有蒙古妻六人,占其后妃总数的三分之一。

莽古思一门三女同嫁皇太极

由于蒙古科尔沁部归附后金最早,因此博尔济吉特氏与爱新觉罗氏世为懿亲。清太祖、太宗、世祖和圣祖先后有四后、十三妃出自科尔沁等部。皇太极的女儿中,有四位下嫁到科尔沁部。科尔沁的王公台吉,为满洲额驸者多达十三人。

图片 21

根据史籍记载,清太宗皇太极有名号的后妃共有十五人,在这十五位后妃中,有七位来自蒙古草原。而地位最为尊贵的“崇德五宫后妃”,全部是蒙古族女子,更有三位出自科尔沁部。

科尔沁部左翼首领、明安贝勒之兄莽古思于公元1614年将女儿送与皇太极为妻,这就是皇太极的中宫皇后孝端文皇后,也称为哲哲皇后。

天聪三年十月,皇太极起兵征明,科尔沁部二十三位贝勒率领部众追随,为击败明军立下战功;天聪五年,科尔沁部随皇太极攻打大凌河,大败明将祖大寿。满蒙军事联盟不断加强,而与此相伴随的是满蒙贵族更为频繁地缔结婚约。

天命十年,科尔沁贝勒宰桑之子吴克善送妹与皇太极为妃,此女即庄妃。宰桑贝勒是莽古思之子、中宫皇后的兄弟,因此庄妃是皇太极中宫皇后的亲侄女。

天聪八年,吴克善又送一妹至沈阳与皇太极为妃,这次送来的是庄妃的胞姐海兰珠,被皇太极纳为宸妃。这样一来,形成了莽古思一门姑姑侄女三人同嫁一夫的局面。而这之后,皇太极将他与庄妃所生之女又回嫁给吴克善之子,这也是满族早期婚俗中不论辈分和近亲结婚的表现。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声明:本文由10bet十博官网发布于新闻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部实施的其他羁縻笼络政策,将嫩科尔泌成功转化成盟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