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会说他是,后晋高祖石敬瑭是哪族人

2020-01-18 05:44栏目:新闻资讯
TAG:

问题:后晋高祖石敬瑭是哪族人?

问题:割让燕云十六州,充其量是“胡人之间的交易”。人家跟中原人根本不在一个立场,又何来“卖国”之说?

回答:

回答:

文|小河对岸

文|小河对岸

石敬瑭在历史上可谓是臭名昭著,因出卖“燕云十六州”以及甘居“儿皇帝”等行径而成为“汉奸”、“卖国贼”的形象代言人。然而,石敬瑭却并非汉人,而是源於西域的沙陀(突厥别部)人。五代中的后唐、后晋、后汉,都是沙陀人所建立的朝代。然而,这三个朝代虽是华夏民族所建立,但迁居内地已久,与汉人的融合度很深。所以,不但没有像后来的金、元、清那种以“征服者”自居的姿态,而存在鲜明的民族压迫与歧视。反而,千方百计地想抹去自身民族的印迹。

石敬瑭在历史上可谓是臭名昭著,因出卖“燕云十六州”以及甘居“儿皇帝”等行径而成为“汉奸”、“卖国贼”的形象代言人。然而,石敬瑭却并非汉人,而是源於西域的沙陀(突厥别部)人。五代中的后唐、后晋、后汉,都是沙陀人所建立的朝代。然而,这三个朝代虽是华夏民族所建立,但迁居内地已久,与汉人的融合度很深。所以,不但没有像后来的金、元、清那种以“征服者”自居的姿态,而存在鲜明的民族压迫与歧视。反而,千方百计地想抹去自身民族的印迹。

图片 1

图片 2

后唐李氏,是以大唐的继承者而自居,并视朱梁王朝为伪朝。后汉刘氏,显然也是想与两汉扯上点关系。而后晋石氏呢?石氏在后晋之前的历史上并没有建立过朝代,当然没法跟过往的朝代扯上关系,但却跟春秋时期的一位卫国大夫扯上了关系。曾在后晋为过官的薛居正,在其编修的《旧五代史》中,便称后晋石氏为春秋时期的卫国大夫碏之后,这当然是出於后晋石氏的自称及薛居正等人的缘饰。

后唐李氏,是以大唐的继承者而自居,并视朱梁王朝为伪朝。后汉刘氏,显然也是想与两汉扯上点关系。而后晋石氏呢?石氏在后晋之前的历史上并没有建立过朝代,当然没法跟过往的朝代扯上关系,但却跟春秋时期的一位卫国大夫扯上了关系。曾在后晋为过官的薛居正,在其编修的《旧五代史》中,便称后晋石氏为春秋时期的卫国大夫碏之后,这当然是出於后晋石氏的自称及薛居正等人的缘饰。

图片 3

图片 4

大夫碏,是春秋时期卫国的著名贤臣,为卫国第六任国君卫靖伯之孙,世称公孙碏,又字石,其后世子孙便以石为氏。石碏,被追认为石氏始祖,而这一支石氏也被视为石氏正宗。

大夫碏,是春秋时期卫国的著名贤臣,为卫国第六任国君卫靖伯之孙,世称公孙碏,又字石,其后世子孙便以石为氏。石碏,被追认为石氏始祖,而这一支石氏也被视为石氏正宗。

图片 5

图片 6

卫庄公在位期间,非常宠爱庶子州吁,州吁有勇力而好兵事。卫庄公便让州吁统兵,石碏便劝谏卫庄公道:我听说疼爱儿子的,就该以道义却教导他,骄奢淫泆,都是邪路的祸源。而今,您对州吁的宠爱与赏赐都太过了,您要是想立州吁为世子,就早点定下了。如果迟迟不定,就会造成祸乱。受宠而不骄,骄而安於地位下降,地位下降而不怨恨,怨恨而能克制的人,是很少见的。

卫庄公在位期间,非常宠爱庶子州吁,州吁有勇力而好兵事。卫庄公便让州吁统兵,石碏便劝谏卫庄公道:我听说疼爱儿子的,就该以道义却教导他,骄奢淫泆,都是邪路的祸源。而今,您对州吁的宠爱与赏赐都太过了,您要是想立州吁为世子,就早点定下了。如果迟迟不定,就会造成祸乱。受宠而不骄,骄而安於地位下降,地位下降而不怨恨,怨恨而能克制的人,是很少见的。

图片 7

图片 8

低贱的妨碍尊贵的,年少的凌驾年长的,疏远的离间亲近的,新人离间旧人,弱小的超越强大的,淫邪的破坏道义的,都是六种异常现象。君义,臣行,父慈,子孝,兄爱,弟敬,才是六种正常现象。违背正常的,而效仿异常的,都会很快招致祸害。身为人君,就该去除祸源,如今却要招致祸源,恐怕不行吧?

低贱的妨碍尊贵的,年少的凌驾年长的,疏远的离间亲近的,新人离间旧人,弱小的超越强大的,淫邪的破坏道义的,都是六种异常现象。君义,臣行,父慈,子孝,兄爱,弟敬,才是六种正常现象。违背正常的,而效仿异常的,都会很快招致祸害。身为人君,就该去除祸源,如今却要招致祸源,恐怕不行吧?

卫庄公没有听从石碏的规劝,而石碏的儿子石厚却与州吁臭味相投、极其要好。石碏因年老,也不能约束石厚与州吁交往。卫庄公死后,太子完继位,是为卫桓公。州吁因骄横而遭罢黜职位,于是便逃到了国外,还与郑国的太叔段(郑庄公之弟,因谋划作乱不成而流亡在外)交好。十几年后,州吁聚合流亡在外的卫人袭杀了卫桓公,自立为君。

卫庄公没有听从石碏的规劝,而石碏的儿子石厚却与州吁臭味相投、极其要好。石碏因年老,也不能约束石厚与州吁交往。卫庄公死后,太子完继位,是为卫桓公。州吁因骄横而遭罢黜职位,于是便逃到了国外,还与郑国的太叔段(郑庄公之弟,因谋划作乱不成而流亡在外)交好。十几年后,州吁聚合流亡在外的卫人袭杀了卫桓公,自立为君。

图片 9

图片 10

州吁得位不正,因而没有得到国人的拥护,故让石厚去向石碏请教稳固君位的办法。石碏说道:去参觐周天子呀,只要获得周天子的承认,国人自然无话可说。州吁觉得甚有道理,但又没有参觐周天子的情由。石碏又出主意道:如今陈侯(陈桓公)正受天子宠爱,而陈、卫关系和睦,如果你们朝见陈侯,让他代为请求,就一定能如愿。

州吁得位不正,因而没有得到国人的拥护,故让石厚去向石碏请教稳固君位的办法。石碏说道:去参觐周天子呀,只要获得周天子的承认,国人自然无话可说。州吁觉得甚有道理,但又没有参觐周天子的情由。石碏又出主意道:如今陈侯(陈桓公)正受天子宠爱,而陈、卫关系和睦,如果你们朝见陈侯,让他代为请求,就一定能如愿。

而被州吁弑杀的卫桓公,却正是陈国女子所出。待州吁与石厚兴致冲冲去朝见陈桓公之时,石碏却派人对陈桓公代为言道:“卫国褊小,老夫耄矣,无能为也。此二人者,实弑寡君,敢即图之”。结果,陈国人杀死了州吁,而未忍杀死石碏之子石厚。于是,石碏又派了家丁前往陈国杀死了儿子石厚。

而被州吁弑杀的卫桓公,却正是陈国女子所出。待州吁与石厚兴致冲冲去朝见陈桓公之时,石碏却派人对陈桓公代为言道:“卫国褊小,老夫耄矣,无能为也。此二人者,实弑寡君,敢即图之”。结果,陈国人杀死了州吁,而未忍杀死石碏之子石厚。于是,石碏又派了家丁前往陈国杀死了儿子石厚。

图片 11

图片 12

对此,《左传》记载道:石碏,纯臣也,恶州吁而(石)厚与焉。“大义灭亲”,其是之谓乎!此即成语“大义灭亲”的由来。

对此,《左传》记载道:石碏,纯臣也,恶州吁而(石)厚与焉。“大义灭亲”,其是之谓乎!此即成语“大义灭亲”的由来。

参考史籍:《左传》、《旧五代史》等等

参考史籍:《左传》、《旧五代史》等等

回答:

回答:

沙陀族,属于突厥人的一部。

首先要搞清楚什么叫“汉奸”?

石敬瑭,五代十国时期后晋开国皇帝。年轻时朴实稳重,寡言笑,喜兵书,重李牧、周亚夫之行事,隶属李克用义子李嗣源帐下,时后梁朱温与李克用、李存勖父子争雄,石敬瑭冲锋陷阵,战功卓著。后唐末帝李从珂继位后,石敬瑭时为河东节度使,双方互相猜忌。清泰三年(936年),石敬瑭起兵造反,后唐军兵围太原,石敬瑭向契丹求援,割让幽云十六州,并甘做“儿皇帝”。随后在契丹援助下,石敬瑭称帝灭后唐,定都汴梁,改国号为“晋”,史称后晋。天福七年(942年),忧郁成疾,于六月在死去,时年51岁,庙号高祖,谥圣文章武明德孝皇帝,葬于显陵(河南宜阳县西北)。

“汉”:华夏,中华,中国,中洲,九州……之别称;

沙陀族为中国北方少数民族,原名处月,西突厥别部。处月分布在金娑山(今新疆博格多山,一说为尼赤金山)南,蒲类海(今新疆东北部巴里坤湖)东,名为“沙陀”的大沙漠一带,因此号称沙陀突厥,简称沙陀。沙陀亦作“沙陁”。唐代文献将沙陀原来的名称处月,译写成“朱邪”,作为沙陀统治者氏族的姓氏。沙陀人从唐末迅速崛起于代北后,一度成为中国历史上叱咤风云的民族:镇压黄巢起义,争霸中原,左右唐室,并最终在五代建立了封建王朝,史籍对于他们的事迹书不胜书。然而在此之前,沙陀是一个并不引人注目的部族,唐代文献对他们的记载少之又少,而游牧民族本身又没有记录保存史料的传统,因此对于沙陀人的早期历史一直模糊不清。

“汉”是:中洲之本源,东方之主体;

“汉”是国家概念中的主体民族;

所以“汉奸”即“卖国贼”;

“汉奸”指背叛国家,民族的人,有如下两种说法:

狭义上的“汉奸”单指背叛民族、国家的“汉族”人,或“华夏”本源人;

广义上的“汉奸”泛指背叛“华夏”的所有族裔,就是说如今“中国”所有民族的叛国者均可称为“汉奸”;

图片 13
所以:石敬瑭?

你可以说它是“汉奸”,也可以说它不是“汉奸”;

反正它是一个败类,

一个三观碎了一地的怪物,

一个不知礼义廉耻为何物的奇葩

……

回答:

石敬瑭祖上唐初迁到中原腹地太原,到石敬瑭的时候已经有300年了,他写汉字说汉语他当然是中国人,他出卖了幽云十六州损害了中华民族的利益,他当然是汉奸。

石敬瑭(892——942)即后晋高祖,五代晋朝建立者。公元936——942年在位。沙陀部人。后唐时为河东节度使,镇守太原。公元936年向契丹乞援,得以攻灭后唐,并受册封为帝,建都汴(河南开封),国号晋,史称后晋。割幽蓟十六州与契丹,年贡帛30万匹,称契丹主耶律德光为“父皇帝”,自称“儿皇帝”。

史传:石敬瑭为将时智勇双全,当地方官时勤政爱民,做了皇帝后也比较俭朴,本是个口碑不错的历史人物。但他为了争当中原地区的汉族皇帝。居然以割让幽蓟十六州、自称“儿皇帝”为代价,换取契丹出兵灭后唐;并在当了皇帝之后,兑现了一切承诺。从此成为中国历史上臭名昭著的“汉奸”、“卖国贼”。

回答:

古代中国所谓“华夏”,往往是一种文化层面的认同,并非种族层面的一致。所以,像石敬瑭这样的中亚人(处月部),只要其祖辈世代认同华夏文化,并归化就可以视为“华夏”人。这一点,我们从石敬瑭用汉姓为“石”并攀附石碏与石奋等周汉名人上可以看出石家的主动归化(石敬瑭他爹石绍雍还有一个唤作“臬捩鸡”的沙陀名)。而且,从薛居正编《旧五代史》时,认可石家的这种攀附来看,也表明当时的华夏士人也认可石敬瑭的“华夏”身份。

再举一个西汉的例子,金日磾本是匈奴别部休屠的“太子”,在河西地区归化后,金日磾被汉武帝所赏识,甚至成为汉武帝的托孤大臣之一,其子孙也与张汤后代一道,七世显荣,与西汉中期外戚许、史两家,并列为“许史金张”四大家族。金日磾后裔便被汉人视为华夏,而不再视为休屠,像汉末的金旋、金袆都是他的后裔。

反过来说,如果华夏士民不堪忍受帝国的压迫或者想要逃离政治斗争的漩涡,逃往南方山间与北方草原的化外之地,那么不论其是多么“纯粹”的汉人,都将被视为文化意义上的“夷狄”。像汉代李陵不得已投降匈奴后,成为管领坚昆一带的右校王,其后裔便混入到黠戛斯(坚昆的另一种译法)之中,被视为“夷狄”了。

石敬瑭所属的沙陀人,原本便是突厥别部,是跟随突厥一道东进的中亚部落之一,整个唐朝,突厥本部(以阿史那氏为首)及其别部都在不断华夏化,石敬瑭作为一个唐末出生、五代崛起的沙陀人,自然也逃不开这一历史的进程,石敬瑭高祖父石瞡在石敬瑭成年百年前便已归附唐朝,石家自然可以视为“华夏”。

既然石敬瑭已然逐步归化,那么我们评价石敬瑭的时候,便可以使用“华夏”利益来衡量之,并对其引发两宋三百年战略劣势的“割地”行径予以谴责,甚至给他个“卖国贼”的名号了。毕竟,相比于汉初诸帝、周齐隋唐诸帝与两宋诸帝,石敬瑭如果仅仅是向契丹称“儿”,在名号上放低个身位,倒也可以算作一时权宜之计,但主动割让战略要地,使自家政权乃至日后的汉周宋三朝都面临着如此严重的国防缺憾,就真真是自私自利不顾大局的无耻之尤了。


觉得本答不错的话,一定要点赞支持哦

想要获取更多国史干货知识,欢迎关注头条号“寒鲲”。

回答:

石敬瑭虽然是沙陀人,但从李克用时代起沙陀人就逐渐汉化,到石敬瑭时,沙陀人和汉人的差别已经不大了。

另外,一个人属不属于汉族本身就是一个复杂的问题,如隋唐,杨坚李渊祖上都是鲜卑人,但中国历史仍认为唐朝是一个汉族建立的王朝,因为随着长时间的汉化,杨坚李渊自己也视自己为汉人。

同样,自五胡乱华之后,到今天北方人的身上肯定都或多或少有着当年的异族血统,这是不可避免的,同样也是无关紧要的,他们同样称自己是汉人。

华夏民族从最初黄河流域的一个小部族到后来占据整个东亚最富庶的土地,本身就是一个不断征服同化的过程,历史上有无数的异族先后融入了汉族之中,故此,在评判一个人是不是民族英雄,或是不是汉奸的时候,要依据当时的历史情况,而非现在的现实。

石敬瑭作为汉化很深的沙陀人(当时的社会已基本上不视其为异族),为了个人的利益将燕云十六州割让给契丹人(在当时毫无疑问是异族),那他就必然是一个汉奸了。

回答:

石出生于太原,先不管是不是汉人,一直生活工作在汗人政权下,也是在汗人政权基础上建立的国家,本来乱世求生存无可厚非,但是卑躬屈膝向契丹称儿皇帝实在无耻,为了个人利益把所有人的利益都丢了,在封建时代,这就是犯贱惹众怒丢面子,能不挨骂?并且割让十六州的行径与卖国无异,弃原辖区的百姓于不顾,失去江山屏障无险可守,使中原直接暴露于敌人铁蹄下,造成有宋一代都无法收复,当然称得上卖国贼。

版权声明:本文由10bet十博官网发布于新闻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为何会说他是,后晋高祖石敬瑭是哪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