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职官讹误举隅,查氏与敬亭山

2020-04-30 10:33栏目:十博bet体育
TAG:

童达清

《宣城历史文化研究》微信版第057期

《宣城历史文化研究》微信版第126期

敬亭山位于安徽宣城北,属黄山支脉,东西绵亘百余里,大小山峰60座,主峰名一峰,海拔317米。《元和郡县志》云:“在宣城县北十里。山有万松亭、虎窥泉”。《江南通志•宁国府》:“敬亭山在府城北十里。府志云:古名昭亭,东临宛、句二水,南俯城闉,烟市风帆,极目如画”。南朝时,山水诗的开山祖谢朓兴游此山,“兹山亘百里,合杳与云齐……”李白、白居易、梅尧臣等慕名而来,借景吟咏,山名大振,正如刘禹锡所写:“宣城谢眺一首诗,遂使声名齐五岳。”

“职官志”是地方志中的重要内容,因为地方官关乎各级法律法规的具体执行乃至制定相应的法律法规,地方官的好坏直接关系到地方民生。因此历代修志,“职官志”力求其详,褒善贬恶,以存史鉴。但由于时远事湮,史料有限,故各地地方志中的“职官志”错讹不少。今以嘉庆《宁国府志》(以下简称“嘉庆府志”)卷二中的唐代《职官表》州属职官为例,考辨如下。

敬亭山又名查山、昭亭山。晋初为避晋文帝司马昭名讳,改称敬亭山。何以称查山,就鲜为人知了。为此,笔者查看了众多古籍,将几点探讨意见简述之,以抛砖引玉,敬请方家学者雅正。

4 洪经纶未任宣歙观察使

图片 1

嘉庆府志:“洪经纶,建中初,以谏议大夫为河北黜陟使,议罢强藩田悦兵,改宣歙观察。时赋敛烦重,经纶镇以静约惇厚;暇与士人讲论,为宣歙文学首倡。”

在说查山前有必要说说宣城的历史沿革。秦置鄣郡,汉武帝元封二年改鄣郡为丹阳郡,治宛陵曾分设宣城郡,桓帝时撤。西晋太康二年析丹阳郡置宣城郡。《寰宇记》:汉宣城县故城,“地名青弋”。青弋,即青弋江滨弋江镇,在今南陵、宣城二县之界。清乾隆版《江南通志》:“宣城故城在南陵县东四十里,青弋江上。”直到隋开皇九年废郡才改宛陵为宣城。唐初置宣州,中间一度改称宣城郡,以后复称宣州。南宋乾道二年升为宁国府,明、清袭之。故宣城即为古丹阳,弋江方为宣城。丹阳、宛陵这些名称作为宣城的雅号却被人们长时间使用。

按,洪经纶,《旧唐书》卷一二七有传,然并未有任宣歙观察使之记载,其他官方记录亦均无此记载。那么,《宁国府志》何以将洪经纶录为宣歙观察使呢?

查氏出于姬姓,乃周公长子伯禽之苗裔。春秋时,有叫姬延的被周惠王封为子爵,食采于柤邑,(“查”通“柤”。《春秋》记载:鲁襄公十年春,襄公与晋、宋、卫、曹、莒等中原各国的国君在柤与吴国国君寿梦举行多边会晤,史称“会吴于柤”。查即此地,隶属济阳。)因以地为氏,查延为查氏始祖。查氏作为济阳世家生活在北方,直到晋怀帝时,二十九世祖查柏因石勒之乱迁丹阳,再迁九江,而初下江南。三十世义公又迁到兖州济宁,直到三十六世彦昭公由济宁迁高邮,再下江南。三十七义祖公迁歙州簧墩,三十八世社公迁丹阳。此三世是一世一迁,没有定居。此后,就较稳定地在宣城安家了。为了更好地表达查氏在宣城迁居情况,兹用图表示如下:

原来,《宁国府志》乃是据《徽州府志》录入,弘治《徽州府志》卷十、嘉靖《徽州府志》卷三、卷二十均将洪经纶录为宣歙观察使。故万历《宁国府志》卷二《官师表》遂据而录之,但记载极为简略,仅言:“淮阳人,有惠政。”

图片 2

而细查之下,又可知《徽州府志》之资料来源,乃是《婺源洪氏宗谱》。明嘉靖年间戴廷明、程尚宽等撰《新安名族志》,也有类似记载,其来源自然也是《婺源洪氏宗谱》。嘉庆府志正是据《徽州府志》与《婺源洪氏宗谱》敷为上述此条,只是个别字句略有出入。然又加按语说“《旧唐书》本传不载观察事”,可见编纂者施晋已开始怀疑其可信性。

查氏为何定居于宣城呢?首先是仕宦而居,社公次子查伟,生于陈宣帝时,初任天台宰,隋大臣荐任宣城刺史,于是社公随子将家安居于敬亭山下故称“迁居丹阳”,社公长子查仪后裔再迁宣城时,已没有丹阳郡,故称“迁宣城”;其次是宣城的经济、政治地位。《隋书•地理志》记载:“宣城,川泽沃衍,有海陆之珍,珍异所聚,故商贾并凑。”唐代的宣州是上州大郡,江南五大中心城市之一,开元以后先后为江南西道按察使和宣歙观察使的治所。元稹也说“宣城重地,缴缗之数岁不下百余万”;三是敬亭山秀美的人居环境。

展开剩余81%

图片 3

图片 4

查氏在宣城有较长时间的定居,直至唐末黄巢起义,四十四世瑛公避战乱迁居歙之簧墩(也有谱载乃其子迁歙之簧墩,从时间上分析更有可能),瑛公子查师诣为唐游击将军,孙查昌为唐吉王府长史,因兵乱再迁休宁,曾孙查文徽,南唐元宗时,以平闽功拜建州留,进工部尚书。其后裔播迁南康、星子、婺源、海宁等地,号为仙源、休宁、都昌诸派。而天下查氏也基本出于龙山、震山演变发展而来。所以宋景佑二年,承之公在所着谱序中第一句就是:“查氏其先,宣城人。代居江左,或农或士,占籍数州。宣歙之间,其派蕃衍……”

图片 5

查氏在宣城为什么肯定是生活在敬亭山呢?明嘉靖《宁国府志》“查山,在县北五里,昔属查氏。查,南唐大姓也。有域墓在焉,传为查宣公墓。”又清光绪《宣城县志》记载:“敬亭山西麓又有查宣公墓。”而《南唐书•查文徽传》记载:“查文徽,歙州休宁人。……以工部尚书致仕。朱元降周,坐亲党安置宣州,卒,年七十,谥曰宣”据家谱记载,查宣公墓虽不葬在宣城,但因其“坐亲党安置宣州”,“亲党”在自己的山场上为纪念他给他建衣冠冢也是当时常见的。另据其传分析,查文徽虽因祖迁居休宁,可能仍占籍宣城,故谥宣国公。泾县震山查氏和敬亭山也很有牵连,一是在阴图中,查村村后有一山名称敬亭山;二是后裔查远,字念八,宋光禄卿。清修宗谱时,称查远曾在宣城敬亭山置基业,该处尚存查家屋基二十亩之广,不难想像查远置业是肯定首先考虑祖业。

洪经纶大伾山摩崖

考现在宣城地图,不难发现敬亭山北有一查溪村,且有查溪圩,当是当年查氏栖息之地。从以上的诸多资料中不难发现,查氏与宣城的敬亭山渊源颇深。

我们知道,早期家谱大多都有臆造、溢美之词,我们只要将家谱与各种正史资料稍加对比,其真伪便可立判。

查氏南迁后最重要的发源地就是宣城敬亭山!查氏迁宣城后,唐簪缨弗绝。查仪为中书侍郎,查伟为池州、南岩州刺史,其他如泉州刺史、礼部侍郎、江淮漕运使、校书郎、九江通判、富阳令不一而足;南唐声名更为远着,查文徽为国家军事支柱,其弟查文徵为宣歙观察使。宋科甲连绵,查盛、查道、查拱之、查元修 、查元规、查塾、查应辰、查远、查揆、查元衮、查维、查琛、查文颠、查籥、查元高先后登第,查道进为龙图阁待制;明清之际,查氏科甲之盛为天下瞩目,文魁、武魁如星,特别是浙江海宁清康、雍、乾三朝“一门十进士,叔侄五翰林”,创天下科甲奇迹。康熙大帝赫然为查姓题联:“唐宗以来巨族,江南有数人家”。

①据《资治通鉴》卷二二六、卷二三一,建中元年二月,洪经纶为河北黜陟使,“不晓时务”,骤裁魏博节度使田悦手下兵四万,直接促使了田悦之叛。兴元元年六月七日,洪经纶、崔宣等肇事者十余人被唐德宗所杀。而《婺源洪氏宗谱》则言“殁于唐太和丁末八月十六申时,享年九十有二”,明显与正史相悖,看似精确,实属荒诞不经。

图片 6

②《旧唐书》卷一二七《洪经纶传》明言洪经纶因处置田悦兵事不当,“由是罢职”,何来改任“宣歙观察使”之说?

当代有抗日英雄、《亮剑》原型查玉升将军,向邓小平诤言一谏,改变了千千万万人命运的院士查全性,影响了无数人的诗人海子,海内外闻名的企业家查济民,更有笑傲江湖的大侠查良镛……

③《洪氏宗谱》、《徽州府志》谓洪经纶“左迁”宣歙观察使,查《新唐书•百官志》,洪经纶任谏议大夫,其官阶不过是正四品下;其任河北黜陟使,只是临时出使,并非常官,即使官升一阶,也不过是四品中;而宣歙观察使乃是方镇大员,官阶从二品。即使如谱所言洪经纶任宣歙观察使,乃是升官,何言“左迁”?可见此当是家谱编纂者不明官制之误。即使史有缺漏,洪经纶至宣州任职过,也只能是“左迁”副使之类属官。

查良镛先生一篇华山论剑,已使五岳倍添光彩。而查氏的重要发源地、母亲山——查山如能得耄耋之年的先生登临把盏,低吟一曲“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欢乐趣,离别苦,旧中更有痴儿女。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那敬亭山将翻开新的一页,我查山永垂史册。

④《婺源洪氏宗谱》、《新安名族志》记洪经纶自宣歙观察使后隐居婺源官源,而浙江宁海香山乡洪家村《洪氏宗谱》及崇祯《宁海县志》卷五则载洪经纶“以亢直忤时,退隐邑之花架山”,其自相矛盾如此,要在皆出于谱工、洪氏后人之臆造。

⑤至于说洪经纶“暇与士人讲论,为宣歙文学首倡”,也属洪氏后人的溢美之词,早在洪经纶之前,无论宣州还是歙州,早已文学士子辈出,何待洪氏首倡?

5 卢复任宣州刺史之时间

嘉庆府志据《旧唐书》卷一二九《韩滉传》,录卢复贞元年间任宣州刺史,其任年有误。郁贤皓《唐刺史考》约系于建中四年,也不确。

其实,我们可以根据下列资料得出卢复刺宣州的准确时间:

赵元一《奉天录》卷二:以其所亲吏卢复为宣州刺史、采石军使。增置营垒,部内佛寺铜钟并铸戎器。本司取处分,韩公判云:“佛本无形,有形非佛。泥龛塑像,任其崩颓;铜铁之流,各还本性。”既而并付炉焉。……是月,朱泚亦改伪号曰天皇元年。

上述资料提及卢复为宣州刺史时,朱泚反叛,建伪国号为“天皇元年”,再查《旧唐书》卷二○○下《朱泚传》、《太平御览》卷一一三等史料,朱泚建伪号在兴元元年一月,可见卢复被韩滉任命为宣州刺史的时间也是在兴元元年一月。

6 赵骘与赵陟

嘉庆府志据《新唐书》卷一八二《赵隐传》:“〈兄)骘终宣歙观察使。”录有赵骘为宣歙观察使,置于咸通年间,无具体纪年。清吴廷燮《唐方镇年表》卷五,系于咸通十一年。郁贤皓《唐刺史考》从之。

但府志又录有赵陟,置于唐末天祐年间。然遍搜各种史料,均无有关赵陟之记载。疑“赵骘”与“赵陟”当同为一人,因同音而形又相近,为府志所重收。查嘉靖、万历《宁国府志》并无赵陟其人,而嘉庆府志又注曰据“旧志”,当为清康熙、乾隆间修志者所加。

7 裴庆余——裴余庆——裴虔余

沈颜《宣州重建小厅记》记有裴庆余曾任宣歙观察使,嘉庆府志据此录之,然记其名为裴余庆。其实,不管是“裴庆余”还是“裴余庆”,都是错误的,正确的的写法应是“裴虔余”。

裴虔余同时人、韩国崔致远作有《桂苑笔耕集》一书,他在任溧水县令时作有五通给裴虔余的信,其名均书为“宣歙裴虔余尚书”(《桂苑笔耕集》卷三十六、三十七)。《资治通鉴》卷二五四:“丁丑,承范等至华州,会刺史裴虔余徙宣歙观察使。”清人劳格《唐尚书省郎官石柱题名考》卷十二也专记有“裴虔余”条。可见沈颜《宣州重建小厅记》、嘉庆府志均为因误记误刻而致误。

图片 7

8 裴枢未任过宣歙观察使

嘉庆府志景福年间录有宣歙观察使裴枢,盖因裴枢此时任歙州刺史而致误。

裴枢,字纪圣,绛州人。《旧唐书》卷一一三、《新唐书》卷一四○皆有传,均只记其任歙州刺史,而没有任宣歙观察使之记载。

按,宣歙观察使自乾元元年设立后,歙州一直在其管辖之下,但在唐末却有了变化。景福元年,杨行密攻占宣州后,7月14日,表田頵守宣州,8月,诏以田頵知宣州留后(《资治通鉴》卷二五九),旋改宣歙团练使为宁国军节度使(《新唐书》卷五十四《表第八•方镇五》)。此时的宁国军节度使已不领歙州、池州,原因是经过唐朝几百年的发展,宣、歙、池已成为富庶之地,是朝廷重要的赋税之区,又是战略要地,杨行密怕田頵以此坐大,尾大不掉,故此上奏朝廷改宣歙团练使为宁国军节度使,只辖宣州一州。

图片 8

① 杨行密

图片 9

② 田頵

景福二年,杨行密命宣州副使鲁郃代裴枢任歙州刺史,裴枢不从。8月21日,“杨行密遣田頵将宣州兵二万攻歙州。歙州刺史裴枢城守,久不下。”(《资治通鉴》卷二五九)可见裴枢驻歙州,只是任歙州刺史;若是任宣歙观察使,断无驻歙州之理。

天复二年,田頵在宣州经营多年后,日益兵强马壮,野心开始膨胀。约7月,田頵打败劲敌武宁节度使冯弘铎后,亲自至扬州,“因求池、歙为巡属,行密不许。”(《资治通鉴》卷二六四)田頵要求扩大地盘的愿望受阻,直接导致了他与杨行密的决裂,遂于明年九月反叛。杨行密当年的担忧最终成了现实。

可见在田頵任宁国军节度使期间,歙州、池州一直不在宁国军辖内。裴枢只是歙州刺史,未任过宣歙观察使。

9 李珏未任宣歙观察使

府志据《唐书》本传,谓李珏受知宰相李绛,擢为右拾遗,历宣歙观察使,后同平章。府志未系年,仅列入唐末备考。

然检《旧唐书》卷一七三、《新唐书》卷一八二李珏本传皆无此记录,其它史书如《弘简录》卷二十四、《续通志》卷二七二、劳格《唐尚书省郎官石柱题名考》卷四皆有《李珏传》,亦无李珏曾任宣歙观察使之记载。郁贤皓《唐刺史考》亦未著录。可见嘉庆府志乃是误记。

查万历《宁国府志》已将李珏列入宣歙观察使,亦注“阙纪年”,可知嘉庆府志之误始于万历府志。

上述所述只是几个例子,其实嘉庆《宁国府志》职官志的讹误还有很多,有待于我们不断加以研究、考证、整理。这就需要我们在使用地方志的时候,要加以审慎地辨别。若不加考证、辨别,一味盲从,只能一误再误,方志的“真”也就无从体现了

(作者系宣城市宣城市历史文化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

童达清制作

更多精彩文章,请关注《宣城历史文化研究》微信公众号(xclswh999)

版权声明:本文由10bet十博官网发布于十博bet体育,转载请注明出处:唐朝职官讹误举隅,查氏与敬亭山